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因为信赖,所以选择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7日 13:56

租客网:因为信赖,所以选择

近年来,大中介的攻势逐渐凌厉,中小中介在巨头们的冲击下,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偏安一偶,行业调整,行业巨变,更是将中小中介冲击的无法招架。

中小中介看似势单力薄,但总量占据市场50%以上的份额,中小中介太过于分散,不光是地理上的分散,更是力量上的分散。再加之行业巨头间不断抱团合作,意图垄断市场,流落在坊间的中小中介受到的压迫不断增加。

站在中小中介的角度来看,自己的饭碗随时都会丢,生存出现了危机,没有什么比保住饭碗更重要,毕竟养家糊口等现实问题摆在眼前,加盟别的品牌无论是迫不得已还是顺势而为,都得弄清几个问题:第一,加盟这个品牌我能得到什么好处?。第二,未来能否得到更好的发展?

如果你所选择的的加盟商不能满足这些,那也不过是换了个招牌而已,换汤不换药,把自己从一个坑推到另一个坑里,何必如此?

所以中小中介想要通过加盟寻求出路,长期发展应为首要选择,而作为互联网租客唯一官方平台的租客网,在加盟问题上提出了几点创新,租客网将所有加盟商看成一家人,只要加盟成功就是租客网企业的一部分,并可享受企业的上市分红,租客网还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一个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

不论是大中介还是中小中介寻求高效房客源信息获取渠道都是他们生存的命门,租客网平台拥有海量真房源,以及众多用户流量,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房客源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作为纯平台,大共享,租客网表示绝不会合作方争夺利益,并且会定期输入优质房源和用户。

选择加盟势在必行,选择租客网更是中小中介加盟的首选,租客网以其优质的服务,和平台的超高人气,目前已吸引众多中小中介纷纷加入,你还在犹豫什么?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漂泊的城市,租客如何立足?

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经济发展速度的放缓,也开启了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型。根据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可以推断出,创新和转型升级将成为我国新常态阶段经济发展的主旋律。传统产业是相对于信息产业、新材料产业等新兴工业而言的主要指劳动力密集型的、以制造加工为主的行业。从现阶段发展现状来看,传统产业仍占主导地位,但与高新技术产业相比,传统产业使用的是大众化或相对落后的技术产品,其科技含量和附加值较低。所以面对知识经济的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的崛起,传统产业正面临着经济新常态下严峻的挑战,原有的比较优势也将日渐丧失。同时传统产业已经意识到不转型升级是没有出路的,着手开始转型升级之路,已经开始寻求技术和产品上的更新,迈向互联网+的行列。所以,新经济常态下传统企业该如何转型与升级?变成了传统企业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接轨互联网已经成为了传统企业的首要考虑。2020年,是世界互联网诞生51周年。没有哪样科技发明能如此深刻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汽车缩短了距离,电话改善了沟通,但都没有像互联网这样,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是中国全面接入互联网26周年。随着信息化建设的深入推进,中国互联网由弱渐强、从小到大,创造了令世界惊叹的发展变化。互联网的重要特质就是开放。传统行业往往欠缺开放的特质,如同机器般封闭操作,然后完成产品输出,企业和消费者在这样的情况中是鲜有互动的。但互联网恰恰相反,互联网给予了企业更多的开放性,不再封闭,没有边界,可以无限延伸。这种开放使得外部的资源、诉求、思维、能够顺利进入企业,进行融合再造。互联网可以使传统企业不再固步自封,而是为其打开一个更广阔的的平台。那么对于没有互联网发展经验的传统企业来说,如何打开互联网格局是一个问题。其实初期目标不必设置的太过宏大,从基础的目标循序渐进,从而实现自身转型和升级也是一种稳健的方式。所以说,选一家技术成熟,建设完备的互联网平台合作,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租客网就是一家以互联网+为主导、以提供多元化租赁生活方式为宗旨,以房屋租赁业务为切入口,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传统企业可以通过加盟租客网重塑生意模式,助力业绩飙升。还可以从租客网平台上获得免费流量支持,实现合作共赢。租客网作为纯平台,大共享,不设立直营模式,不与平台商家抢业务,并充当管道作用,持续为平台商家导流。租客网拥有金融从业经验丰富的金融团队整体运作。同时拥有10年以上互联网开发经验的技术团队支持,能够进行多个系统开发,多平台开发。更拥有专注互联网品牌运营推广,与多媒体平台深度合作的运营团队,为合作企业提供全平台技术支持。拥抱互联网是必然的趋势,传统企业加盟租客网,打开更广阔互联网平台,启动新经济常态的转型与升级。

2020年09月07日 10:08

对于女性租客来说,租房首要考虑安全,其余一切皆为附属!

人们租房子时会挑价格、挑室内格局、挑配套设施,但是对于女孩子来说,安全,才是头等大事。前不久,杭州一22岁女子发现出租屋被装了针孔摄像头;贵阳一女子被合租室友砍伤;深圳一女子被邻居强行拖拽,强奸未遂。现在,由于人才流动性加大和互联网普及,女孩租房时遭遇偷窥事件越来越多。统计数据显示,报案声称自己遭到偷窥的案件中,93.3%为在外租房的单身女性,而这一群体的租房安全,正是薄弱的环节。既然女孩租房避免不了,那就将危险降到最低。首先,女孩租房,要选在比较繁华的地段,人流比较密集,坏人不好下手作案;要让房东或者中介提供室友信息,这样,可以让女孩确定是否要和某种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住进出租房后,要更换门锁;看房时,要注意房间是否被胡乱隔断、私接电线,是否有消防措施等等。为了给女孩子们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租客网格外注重安全性能。租客网zuke.com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租客网强调:“房子是租来的,但生命不是。”在这里租房子,每个用户都能得到安全提醒的服务,如果连续三天没有签到,租客网中心就会将这一情况第一时间告知用户紧急联系人,如果事态严重,租客网会马上报警,寻求政府的帮助。如果有急事,用户可以立即使用一键呼救功能,接到呼救后,租客网一方面可以组织离目标定位最近的区域安全护卫队快速抵达现场,同时租客也可以选择联系你附近的租客网用户前往支援。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将加入向陌生人求助的功能,在租客安全保障方面更加完善。“大胆只身前往,租客全面保障。”是租客网为用户服下的定心丸,只要女孩想单独到外面租房居住,就可以到租客网上寻找房源,因为它安全!安全!安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女性能顶半边天,那半边天不该阴云密布,而是该朗日当空,这需要全社会给予她们更多的关怀,而租客网就是一个可以为女孩子遮风挡雨的避风港。

2020年08月21日 10:15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